非法採砂場正在用鉤機盜採河砂。
  新華社沈陽11月8日專電題:遼寧:破壩採河砂禁而不止 是難監管還是“懶”監管?
  新華社記者孫仁斌
  防洪堤壩被扒開5米寬的豁口,鏟車、挖掘機、卡車等大型機械直接開進河道,瘋狂盜採河砂。情況最嚴重的地方,一個村子就有5處防洪堤被挖。
  一段時間以來,遼寧大連碧流河遭遇瘋狂盜採河砂,河道已成“馬蜂窩”,沿岸百姓多次舉報,主管部門早已知曉,問題卻持續多年無法解決。
  瘋狂盜採河砂無法禁止,監管難還是“懶”監管?記者近日對這一問題進行了調查。
    晝伏夜出盜採河砂 3天收入可買奔馳
  碧流河發源於遼寧省蓋州市,流經大連莊河市、普蘭店市註入黃海。碧流河幹流全長156公里,大連境內長100公里,是大連區域內最大的河流。
  近日,在舉報人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大連普蘭店市墨盤鄉中山村。沿村東頭的一條土路從北向南行駛,只見緊挨著防洪大堤的一處採砂場堆積了大量砂石,一輛鏟車、兩輛大貨車正在作業。與這處砂場緊鄰的防洪堤壩被挖出了一段寬約5米、深約半米的豁口。舉報人告訴記者,這是盜採河砂者為了進入河道內採砂,用挖掘機挖出的豁口。
  河道里,多處河床留下了大型機械作業的痕跡。一處面積數百平方米,深度約3米的砂坑,一直延伸到防洪堤前。沿堤壩向南走不到一公里,只見另一處防洪堤也被挖開。
  “盜採河砂的人白天一般不出來,晚上作業,有時候一直乾到天亮。周六周日有時白天也大張旗鼓地挖砂。”舉報人說。
  據瞭解,盜採者之所以鋌而走險,背後是巨大的經濟利益。“正常採砂必須辦理採砂許可證,還要繳納不少費用。偷採幾乎沒有成本,雇幾台挖掘機和大貨車整夜不停作業,一晚上收入幾十萬元沒問題,偷採3天砂差不多能買一輛奔馳車。”一位瞭解內情的人說。
   防洪堤壩多處被挖 洪水淹沒數千畝莊稼
  據瞭解,碧流河流域盜採河砂問題由來已久。“幾年過去了,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,反而越來越嚴重,剛修好的防洪堤都被挖開了。”一名村民說。
  盜採河砂最大的危害是影響行洪安全。中山村村民告訴記者,2012年碧流河流域發生洪水,大水衝出河道,淹沒了沿岸大片莊稼。
  記者在莊河市城山鎮勝利村採訪時瞭解到,前幾年,全村近萬畝耕地中有3000多畝被洪水淹沒,種植的玉米、花生等作物基本上顆粒無收。“今年天旱,沒出問題,但誰敢保證以後不出問題?盜採河砂沒人管,早晚得出事。”有村民們。
  非法採砂還嚴重影響到村民的正常生活。採砂的大型車輛從村裡穿過,壓壞了路面,使地面下沉。“有的人家裡房基下沉,房子成了危房。”村民們說,大卡車頻繁進出村子,所過之處漫天黃土,夜間噪音很大。
  一名村民告訴記者,村民們曾集體攔住運砂車,阻止採砂,卻被採砂場場長帶來一批人“打散了。”從那以後,村民們敢怒不敢言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村民反覆強調“一定不能寫我們的名字”,怕被報複。
    方式隱蔽、證據不足?監管難還是“懶”監管
  大連市水務局下屬的河庫局綜合處副處長謝斌接受記者採訪時說,碧流河流域盜採河砂的問題一直存在。一些盜採河砂的團夥採用“螞蟻搬家”的方式將河砂從河道內採出後囤積在河道外,再通過卡車中轉運輸出去。
  “這種盜採方式有很大的隱蔽性。我們的管轄範圍是河道內以及堤壩外10米範圍之內,再往外不歸我們管。”謝斌說。
  大連市水務局水政監察支隊副支隊長於祥紅說,他們從6月份開始進行巡查,但“一直沒有抓到現形”。水政監察支隊只有一輛車,4個人,從大連到碧流河要2個小時,等我們趕到現場,人早就跑光了。“我們的車牌號採砂人都知道,一下高速路就有人向村裡報信,到現場什麼也抓不到。”
  如此猖狂盜採河砂,持續下去是否會影響行洪安全?對此,謝斌表示:“我們會把問題上報給市政府,研究解決。”
  遼寧省社科院研究員張思寧認為,現在科技手段發達,可以通過遠程監控等科技手段,並實行各部門聯合執法嚴打“盜採”行為。碧流河流域盜採河砂問題一直存在,卻得不到有效監管,是典型的瀆職行為。“有關部門應對這個問題進行徹查,並對瀆職人員進行處理。”(完)
 
編輯:SN091
創作者介紹

獻世

lppnznmyn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