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萬里和女留學生的合影
  餘萬里
  北大副教授餘萬里被舉報與女留學生髮生不正當關係,致其懷孕。此前北大官方回應稱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,22日北大通報稱,餘萬里被撤銷教師資格、開除出教師隊伍。
  但舉報人認為校方決定中未明確提及是否開除餘萬里的公職,他表示極有可能再次為女留學生王靜(化名)維權。
  北大通告撤銷涉事副教授教師資格
  22日,北京大學官方發佈關於餘萬里處理的通告,通告稱,經調查有關事實,根據學校教師管理的相關規定,經院系及學校黨委研究決定,給予餘萬里開除黨籍、撤銷教師職務、撤銷教師資格處分,開除出教師隊伍。
  通告稱,北京大學歷來重視師德師風建設,對違反師德的行為堅決嚴查嚴辦,絕不縱容姑息。
  舉報人認為應開除其公職欲再次維權
  昨天上午,記者在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官方網站“師資力量”一欄中仍然看到餘萬里的名字。記者打開鏈接,頁面顯示,餘萬里的職務仍然為副教授,學位為國際政治學博士,研究領域為美國研究、中美關係、經濟外交、人文交流。
  此次事件的實名舉報人劉先生上午表示,這個聲明發出前,王靜已經接到了來自院系領導的短信,得知了處理結果。
  劉先生表示自己對北大的處理結果仍然不滿,他認為把餘萬里開除出教師隊伍,並不意味著他被開除公職。
  也就是說,餘萬里不能再給本科生、碩士生、博士生講課,但是仍有可能在北大從事行政、學術研究、後勤、訪問學者等工作。
  “餘萬里也許還會用北大的幌子去誘騙更多女孩。”劉先生表示自己也是北大校友,希望北大愛惜自己的名聲,徹底將餘萬里開除公職,開除出北京大學。
  因此,劉先生稱自己極有可能再次為王靜維權,但採取怎樣的行動暫時保密。
  專訪
  受害女留學生:
  他曾想叫我閨蜜與他群交
  王靜(化名),新加坡籍留學生。2004年進入北京大學讀本科。2013年起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讀博士。王靜自稱,被北大副教授餘萬里“誘騙”,多次發生性關係後懷孕。王靜接受記者專訪時稱,她不能墮胎,目前在保胎,稱餘萬里不配當教授。
  問:你和餘萬里認識多長時間了?能否談談當時他追你的過程?
  王靜:上學期選修他的課後才認識的。7月份我們一起參加學術活動、一起聚餐,他對我非常關心,此後一直給我發短信示好,我對他也產生了好感。
  問:你說第一次發生關係時你不是自願的,為何當時不舉報他?還跟他繼續下去?
  王靜:第一次被他強迫發生關係後,由於不瞭解對方情況,而且他看起來很年輕,常和許多女孩子一起玩,所以沒想到他會有家室。事後,我被他甜言蜜語安撫,相信他是真的愛我,就原諒他了。
  問:你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今年8月份以來他變了,對你性虐待、用裸照威脅你。是你提出什麼要求了嗎?
  王靜:我沒有提出任何要求。我讀北大時,一直享受中國政府的獎學金,現有一個很不錯的工作,所學專業也不在他的系里,我沒有任何地方有求於他。
  問:現在網上有一種聲音,覺得你是逼宮不成,想讓他身敗名裂。
  王靜:餘萬里動用了他的社會資源和學生資源抹黑我,讓大家覺得我很不道德。捕風捉影和蓄意誹謗對我來說沒有意義。如果真有這些事,他為什麼不站出來自個說呢?
  問:你稱餘萬里曾約網友發生一夜情,是否屬實?
  王靜:完全屬實。他甚至提議帶我去換妻俱樂部,還想叫我的閨蜜來和他群交。
  問:在你眼中,餘萬里是個怎樣的人?王靜:之前是善良溫暖的學者,現在在我眼裡是沒有人性的禽獸。他不配當教授。我也希望能制止他今後侵害別的無辜女孩。
  問:你對肚子里的孩子?有何打算?王靜:醫生告訴我,我有子宮肌瘤,不能墮胎,否則以後會不孕。目前身體非常差,在保胎,長遠的打算還沒有。我也無法面對擁有中國傳統思想的父母。
  事件回放
  10月底,一則“北大副教授與女留學生髮生不正當關係並致懷孕”的傳聞在網上流傳。傳聞稱,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餘萬里隱瞞已婚的事實,去年7月,在女留學生王靜(化名)的宿舍中性侵王靜,並保持不正當性關係。
  王靜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一直對保持不正當關係很擔憂,11月初她發現自己懷孕,餘萬里讓其去墮胎。
  11月6日,王靜的朋友向北大紀委實名舉報餘萬里。北大官方此後回應稱,餘萬里與女留學生王靜確有不正當關係,影響惡劣,學校已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,行政處理已經啟動。
  法晚華商  (原標題:受害人:希望制止他侵害別的女孩)
創作者介紹

獻世

lppnznmyn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